O!M!G!根本就是!有生之年系列!要實現!的節奏啊!

2013/10/17 00:07
radwimps!news!

對你沒看錯!是RADWIMPS!!!!!

靠!!!!!!!!看到這張圖我只想說!語言這種東西太匱乏了好嗎?!?!?!?!?!我的日音本命就快來開演唱會了誒!!!!!!!不管爸媽讓不讓我就是要去看啦!!!!!!上什麽課!人生中說不定只有一次誒!!!!


順便誰能告訴我怎麼買票啊_(:з」∠)_

夢花火【ゆう十】

2013/08/12 14:16


ゆう十的聲音真是美慘了QUQ
我的cp君似乎不喜歡mafu的作曲但我真心喜歡這首啊www配上ゆう十的聲音更是no more me【倒地 cp君對不起我們走向了相反的道路www

之前一直在b站上看今天去nico翻了一下,彈幕竟然是花火真是太——棒——啦——嚶嚶嚶

[來自新世界 覺瞬]戀戀情書何處寄

2013/07/28 11:35
一條原作小說的翻譯引發的血案...http://weibo.com/1720645804/A15mo2GLk <--把我的腦洞炸開的翻譯www想寫喜歡著彼此卻無法心意相通的兩人(´ ;ω ;`)腦子裏滿滿都是BE的覺瞬明明想看他們的HE的QAQ標題借用了百人一首歌之戀的OP標題...簡體請走博客大巴自新世界 恋恋情书何处寄






Part1


夢中的少年站在一片純白當中。36歲的覺向著他所在的方向奔去,兩人之間的距離卻越來越遠。在身影即將被吞沒之時,14歲的瞬轉過頭,雙唇微啟但聽不見聲音,只有最後一個詞仿佛直接傳遞到腦海中一般不斷迴響。

“覺。”



“……覺?覺?”

睜開眼時早季稍顯不安的面孔映入眼中,陽光和鳥鳴一起透過窗戶遍佈房間。覺看了一眼窗外,刺眼的陽光讓他眯起眼來。

“剛才你好像很難受,一直皺著眉頭,有點擔心就叫醒你了。沒事吧?做惡夢了?”

“嗯……有點。”有些吃力地坐起來的覺扶了扶額頭,“大概是發燒的後遺症吧。”

“是嗎……今天還是再請一天假吧,養好病才有精神上班呐。”早季正準備起身,覺一把將她拉過來,在額頭上落下一個吻。

“你也是,都是准媽媽了不要被工作弄得太累啊。明天我幫你去倫理委員會向他們申請休假吧。”

“這種事情我自己就可以做啦。”早季笑著摸了摸他的頭,“那我去上班囉。”

“路上小心。”

聽到拉門關上的聲音,覺望著緊閉的壁櫥發了會呆,隨後起身走到書桌前坐下。桌上是早季尚未完成的記錄,覺從底下抽出一張空白的紙,拿起筆遲疑了片刻,深吸了口氣落筆寫下在腦中盤旋已久的話語。


“給摯愛的瞬:
[[來自新世界 覺瞬]戀戀情書何處寄]の继续阅读

[K 尊禮]Remember

2013/02/13 00:50
※ 補小說之前的產物。所以文中提到的遊樂園和red裏面不是同一次……
※ 室長的OOC是比小說裏感性很多OTZ
※ 如有其他bug請見諒……
簡體請走K 双王 remember




宗像禮司記得很多事情。

比如Scepter4全員的基本資料,比如吠舞羅每一次活動的記錄,比如自己的副手做的每一個紅豆料理的味道和失敗原因。

又或者那個人的生日血型身高,那個人仰著頭對天空輕蔑地扯動嘴角的樣子,那個人用赤焰幫他點燃嘴角的香煙時火焰搖曳的聲音。他甚至記得劍沒入那個人身體時血液飛濺的弧度,赤紅的液體墜入白雪時細微的聲音,以及手心沾染上的、那個人的血的溫度。

偶爾他會想起很久以前一個面容模糊在歲月裏的人,表揚了他出眾的記憶力後摸著尚且年幼的他的頭說的難懂的話。“不過那麼認真地記住每一件事並不一定是什麼好事哦。總有一天太過鮮明的記憶會化作執念成為負擔困住你的腳步。是無處可逃的沉重唷。”

只可惜一語成讖的總是讓人心涼。

三王隕落那天的場景歷歷在目,噩夢總是逼迫著他回憶起每一個細節,然後冷汗會在他準備聆聽赤王的低語時把他叫醒。幾次反復過後宗像禮司發現自己竟然真的忘記周防尊在他耳邊說了什麼。

宗像禮司不是個面對重要的事情會逃避的男人,而周防尊雖然平時大大咧咧但也並不至於在最後時刻講一些無關痛癢到令他忘記內容的話,所以他對自己的這一段記憶缺失十分不解。

仔細想想以前似乎也有過這樣的經歷。學生時代品學兼優的形象讓他下意識地保持令人望而興歎的成績,只是雖然永遠盤踞榜首卻總有讓他不盡如意的題。但凡老師上課特別勾過重點記憶的東西他總是沒辦法得心應手地對付,像是一個不甚高明的嘲諷一般——年級第一的宗像禮司竟然失分在只要肯復習就一定能拿分的重點上。有一次他的導師拍拍他的肩膀半開玩笑地訓了他一頓,而後說:“像你這種除了重要的東西以外其他都能輕而易舉到手的人,真不知道要為你高興還是難過。”

那時候他對此不以為然,總覺得要拿下來也並非什麼不可能的事,不過自己沒有那個動力去做而已。事到如今才知道用盡全力的失去有多無奈。
[[K 尊禮]Remember]の继续阅读

[SPEC 地麻]Terrible Liar

2011/08/18 22:16



當麻紗綾。我喜歡你。





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喜歡你這件事。啊,忘記了。反正你也不會知道,就這樣讓它沉澱著吧,像這樣沉澱到連我都開始忘卻了就好。



會認識你還要歸功於津田呢。那個突然出現在我腦內的聲音的主人。他告訴我,“你有改變世界的能力。”

“是嗎?”我這樣回答他,“隨意篡改人的記憶,把他人努力活著而留下的回憶肆意分割。這樣的能力能改變世界?”

“是啊。”津田用仿佛在嘲笑不懂事的孩童那樣的笑聲回應了我。“為我所用吧。讓我,同時也是你,成為這世界的編劇吧。把世人玩弄於掌心,讓地球隨著自己的意願而轉動,不覺得很有趣嗎?”



擁有和我一樣的頭腦,不,應該說是更甚於我的紗綾應該能理解的吧。我對自己的能力有多麼憎惡。


每一絲每一毫的記憶都是無可附加的寶物。即使是痛苦的回憶,也一定是有它存在的價值而作為存活過、經歷過的紀念物存在著的。而我的這雙手輕而易舉的就能把那些寶物毀壞,想想都為我自己覺得可恥。

可是津田卻說這個我引以為恥的能力能為我改變世界,聽著很有趣不是麼?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紗綾。我只是想隱瞞我的懦弱和對這個能力恐懼而與他合作的。果然還是你最懂我呢。



[[SPEC 地麻]Terrible Liar]の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