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 丁诺]梦境之终

2010/08/18 19:04
它...它真的很短...2600+还没有别人长篇的一篇更新多!
微典芬,我试着把它弄文艺但它比我预料的还死蠢...
而且你看她作者废话这么多!





诺威迷失在一个冗长的梦中。

梦中的世界是一望无垠的纯白,身边只剩下寒风刮过脸颊的咆哮。他漫无目的地向前,步履艰难。猛地觉察到一阵“咕咕”的呜鸣声,诺威转过头,身后的绿先生俯下身子缓缓着地,他于是会意地跨上它的背,疾驰在空中。

许久,辽远的雪地上才出现一团暖黄,由远而近,最后被晕成一座灯火通明的房屋。诺威让绿先生在房前停下,刚一着地,艾斯兰便急匆匆地开门,见到他先是一愣,随后便冲过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从门后冒出头来的提诺把到嘴边的名字吞了下去,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


“欢迎回来,诺威先生。”




它...它真的很短...2600+还没有别人长篇的一篇更新多!
微典芬,我试着把它弄文艺但它比我预料的还死蠢...
而且你看她作者废话这么多!





诺威迷失在一个冗长的梦中。

梦中的世界是一望无垠的纯白,身边只剩下寒风刮过脸颊的咆哮。他漫无目的地向前,步履艰难。猛地觉察到一阵“咕咕”的呜鸣声,诺威转过头,身后的绿先生俯下身子缓缓着地,他于是会意地跨上它的背,疾驰在空中。

许久,辽远的雪地上才出现一团暖黄,由远而近,最后被晕成一座灯火通明的房屋。诺威让绿先生在房前停下,刚一着地,艾斯兰便急匆匆地开门,见到他先是一愣,随后便冲过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从门后冒出头来的提诺把到嘴边的名字吞了下去,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


“欢迎回来,诺威先生。”




北|欧烹饪的口碑一向是他们心里一个难解的结,所以当诺威一进餐厅就看见一桌散发着神秘气息的食物时,未免对这些菜肴的食用性小小怀疑了下。但他实在无法抵挡提诺那满怀希望地望着自己的眼光,只好舀一勺汤,慢慢地吸了一口。味道虽然算不上美味,不过至少没有想象中那么糟。于是他又舀了一口,淡淡地点点头。

提诺知道这已经是诺威能给的最高赞赏,惊喜地笑了笑,然后一脸甜蜜地望向厨房。“今天是瑞桑亲自下厨哦!”诺威感觉原本被壁炉烤得暖烘烘的空气被粉色的气氛又烘暖了几度,想扯一下嘴角来纪念一下现在这梦寐以求的平和生活,却怎么也笑不出来。说不出的异样像一团蓬松的棉花堵在心口。不会窒息,却又难以呼吸。片刻后他抬起头,直直地盯着一旁多出来的位置,脸色凝重。

“丁马克……没有来么?”

艾斯兰停下手中的动作,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丁马克?是新的国|家吗?”诺威不语,只是看了一眼提诺和贝瓦尔德,对方也是同样一脸疑惑的表情。

于是他放下汤匙,吸了口气,自言自语般地开口。

“丁马克……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笨蛋,长着一副让人看了就想打的嘴脸。自以为很幽默却总是讲一些很冷的笑话。”艾斯兰听得一头雾水,正想开口却被贝瓦尔德拦下,那双同样不解的眼睛示意他让诺威接着说下去,他犹豫了一下,重新坐正。

诺威仿佛没有看到这段插曲,继续喃喃着。

“他还很喜欢童话,简单而温暖,不需要刻意去揣摩深意的那种。”有时候会觉得很可笑,却总是不会厌烦。

“受了伤只会呵呵地笑,就算被欺负也还一脸很开心的样子。”乐观得让人无奈和恼怒。

“长得那么粗犷还像小女生一样对爱心喜欢得不得了。”不时会送一些充满少女气息的东西来让人怀疑他的真实性别。

“总的来说就是‘没有人比他更死蠢’的笨蛋。”每次的烂摊子都要别人帮他收拾真的是很差劲。

“可是——”可是——

“他确确实实是存在的。”



——你的存在是我的真实,毋庸置疑。







睁开眼,丁马克放大版的脸忽然出现在眼前。诺威强压着因惊吓而腾升的怒火,面不改色地给对方一记手刃,听到意料之中的惨叫后慢慢支起仍有些无力的身体,冷冷地看着蹲在地上一手抱头一手种蘑菇的丁马克。“5秒钟内回答我,为什么我会躺在这里,又为什么你会不知死活地往我身上蹭?”


丁马克吸了吸鼻涕,字里行间是满满的委屈:“之前诺子你不是一直发烧吗,散会以后我看你像要睡着的样子有点不放心就跟在你后面嘛……没想到你走到半路突然昏过去了,就顺手把你把回家啦。对了对了,路上我遇见伊丽莎白,她还夸我是好人哟!”

丁马克刚想竖拇指肯定一下自己的功绩,诺威那张听见伊丽莎白这个名字而更黑的脸让他停止了这个可能挨揍的动作,悻悻地继续说明。“后来我帮你换冰袋,突然觉得诺子你睡觉的样子比以前还可爱哦像白雪公主一……等一下!诺子你先别激动!总之很可爱就对了。然后我想起老头子那个睡美人的故事,觉得‘说不定我亲一下诺子就会醒哟☆~’……”诺威随手抓起身边的枕头扔过去,被硬生生打断对话的丁马克稳稳地接住迎面扑来的枕头,正要用婆娑泪眼来申诉自己所受的不公正待遇,抬起头来却意外发现诺威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多了一丝可疑的红晕——痴迷红心如他,对红色的敏感度可不是一般的好哦!

于是他收起玩笑的表情和语气,凑近床上的少年。“呐,诺子。刚才我听见你在念叨着一些奇怪的话,做了什么美梦么?”

“是啊我梦见某个叫丁马克的笨蛋消失了不见了,我的生活从此和平安乐美满幸福高兴得半死正在开party庆祝……”

“真的吗?”

诺威顿了顿,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片刻后点点头想一笔带过。丁马克并不丧气,反而像奸计得逞似的将嘴角上扬几度:“诺子,告诉我,你说的——‘高兴得半死’——是真的吗?”

“……不全是。”诺威别过头,狠狠地咬紧了下唇。该死。每次他认真起来就说不了谎,而毒舌只会暴露自己的窘迫。一抹更浓的笑意荡开在丁马克的脸上。他将手撑在诺威的两旁,用一种极暧昧的姿势将他拢在身下。“喂,诺子,你……”

“诺威先生!~”提诺元气的嗓音穿过厚实的木门传入耳畔,门轴“吱呀”地旋转了90度后,门外的两人看见的是一副坐在椅子上的丁马克与半躺在床上的诺威没有争吵没有家暴、异常和谐的诡异画面。

丁马克瞄了瞄丝毫没有察觉到异常、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诺威扯家常的提诺,转过头瞪了贝瓦尔德一眼,撅着嘴发出一声几乎只有他自己能听得到的细小嘟囔:“混蛋贝瓦尔德你就那么爱拆我和诺子吗……”被骂的一方不知是抽搐还是浅笑——在丁马克看来一定是前者,笑这种表情对他还是有挑战的——地扯了扯嘴角,然后意味不明地开口道:“刚才,遇见伊丽莎白了。”

“嗯?”提诺没想到贝瓦尔德会突然提起这件事,但还是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是啊,她一脸高兴的样子呢,说是什么‘又有新的题材写丁诺本了’……对了,丁诺是什么啊?”提诺一脸疑惑地望向众人,而诺威则沉下一张脸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夺过提诺手上的苹果砸向躲在墙角的某人。

肇事者一脸“诶诶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的不知所措,贝瓦尔德用手轻抚了抚他柔顺的短发,却引得对方更加惶恐。

——怎,怎么我一瞬间好像看到瑞桑笑得很狰狞很可怖啊啊!瑞桑他虽然长得很可怕但人还是很好的,一定是我看错了,嗯,一定是!

贝瓦尔德不明所以地看着面前的少年一边暗自腹诽一边进行自我催眠,但少年惊慌的可爱模样还是让他心中的不快顷刻消散。下意识地将提诺的手轻轻拉过,对方则扣紧他的手指予以回应,对上他的眼睛绽开一个温暖的笑容。

仿佛是感应到了一旁的温馨,丁马克可怜兮兮地再次凑近诺威,“诺子……打我没关系啦。你先把梦讲给我听好不好,他们说梦境是内心说实话的最好途径哦快说啦我帮你分析一下嘛……”

诺威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面无表情地叹了口气。缓缓地将丁马克扯到眼前,用手紧紧捂住他的耳朵。

“……就算我梦见你消失了你不也还在这里傻乎乎地冲着我笑吗。”


梦境什么的无关紧要。




只愿梦醒时分,是你伴我左右。





FIN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