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ORN 骸雲]一方通行

2011/06/09 01:00
[零]


這是後來的故事了。

六道骸輕聲笑了笑,藍色的長髮在蒼白的月下發出冷冷的光。

雖然不知道恭彌到底想不想聽,但畢竟是和你相關的事情,想想還是告訴你比較好。把它當做僅僅是一個故事就夠了——





[壹]


回到日本時秋天的氣息已經彌漫了整個視野。枯葉平整地覆蓋了並盛中學,一如從前。六道骸長長地籲了口氣,沿著模糊的記憶走上那個被人占為己有的天臺。

黑髮少年靜靜地靠在有些生銹了的綠色護欄上,收去了戾氣的臉龐仿佛一隻安眠的小獸。他放輕腳步緩緩走近,蹲下身的瞬間脖頸感受到一陣突兀的冰涼。

雲雀恭彌睜開眼,浮萍拐的金屬光澤充斥著午睡被打攪的不滿。


“闖入中學。穿著怪異。髮型違反風紀。打擾我睡覺。咬殺。”


六道骸有片刻的遲疑,隨後笑著抵開對方的武器。“認識澤田綱吉麼。”

“我對食草動物的名字不感興趣。”

“哦呀。是還沒有遇到彭格列的年紀嗎。14歲?”

“關你什麼事。”掄起的拐子再次被抵住,三叉戟上傳來的遊刃有餘讓他皺了皺眉。“六道骸。我的名字。”對方微微昂起頭,造成的仰視效果讓他尤為不爽。“你會記住的。因為我很強。”




有時候六道骸覺得自己的戀人真的是單純到可怕。不管幾歲都一樣。

只是因為一句“我很強”就引起他的注意是意料之外的順利,竊喜之餘也不禁感慨恭彌那麼容易上鉤要是多來幾個有心機的小屁孩還不把他拐跑了?啊啊還好有那個膽子來哄騙他的除了彭格列的家庭教師大概也就只有他了。

不管怎麼說省去了大把解除他戒心的時間總是好的。在這裏的一分一秒都分外寶貴,他可不想把他倆的關係用這種奇異的方式砍掉重練。

十年的歲月和記憶不是什麼他媽的命運想要變更就能隨便delete的。他六道骸決不允許。


接下來的日子和以前沒有多大變化。他冷不防進攻,他也心平氣和地和他打上一場,點到為止。偶爾雲雀恭彌會氣急敗壞地揮起拐子抵上他的肋骨,質問他為什麼不肯痛痛快快的和他打上一場。

這時候他會豎起食指做出噤聲的手勢,隨之而來的櫻花鋪天蓋地,不消片刻便埋沒了雲雀恭彌帶著不滿的好奇,用沉默代替停戰協議。六道骸看見紛飛的粉色倒映在有些失了神的墨色裏,燃起的一點點欣喜逐漸被種種反問和假設所否定。

如果經歷過櫻暈症。如果曾被一個幻術師把自尊扔到地上狠狠碾碎。眼前的這位“你”,還會不會對這片幻術構出的櫻花像這般癡醉。

我一直都是個自私的人,而你又不巧還不到我們相遇的年齡。所以現在我不可能把我和他的約定告訴你。

因為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要把這些記憶和恭彌以外的人共用。更何況是你。





[貳]


雲雀恭彌覺得六道骸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災星。

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面前,莫名其妙的和自己打了一場,帶著莫名其妙的自信說“你會記住的”。

六道骸很強,所以他很不爭氣地記住了他。只是他氣不過六道骸憐憫似的手下留情,53次鬥爭每次都被拖成他最討厭的曖昧不清的平手。

偶爾他會按捺不住自己一拐子揮過去,聲音因長時間的打鬥而變得略顯嘶啞。“別在那裏裝好心。比我強就打敗我讓我心服口服,放他媽的水搞得我像個不經打的窩囊廢。”

六道骸對此往往只是報以微微一笑,一個幻術就把他打發過去。後來有一次——他不確定是自己耳朵出了問題還是六道骸的二缺腦子終於開竅懂得別人的問題要認真回答,只是他知道那絕不是夢境。因為他的確是捕捉到了一句歎息般的自言自語。


“那不是什麼憐憫,只是我跟某個人的約定。和你無關又和你粘得千絲萬縷。”


算是給他的答復吧。雲雀恭彌想了想,就沒再追究下去。畢竟適可而止是六道骸交給他的唯一有益的東西。

可是打架總還是得繼續,不管他要遵守什麼狗屁約定,放棄一決高低的試煉不在雲雀恭彌的考慮範圍,能否打敗強者才是他考慮的第一。大概心中那股難以言喻的滯澀也是因此吧。

切。誰要在意那個熱帶水果關心誰思念誰遵守和誰的約定啊。


這麼想著那份堵塞卻還是揮之不去。總有什麼不對勁。



他像個溺水者一樣橫衝直撞尋找他的氧氣,那只藍色鳳梨像一團溫吞的火緩慢而深入地侵蝕著他僅存的幾縷空氣。理性決堤的刹那他終究沒辦法繼續壓下那份衝動,把六道骸壓倒在天臺粗糙的水泥板上扭打在一起。對方似乎也被他的突如其來且異於尋常的舉動弄得雲裏霧裏,只好像過往一樣奉陪到底。

究竟花了多少時間才讓他筋疲力盡地冷靜下來早已記不清。他只記得兩個人躺在帶有落日余溫的天臺上氣喘吁吁,好像是六道骸先笑出了聲,兩個人便開始在無人的校園裏笑得盪氣迴腸。

夜已經悄然降臨。寂靜的寶藍被一遍遍塗上,覆蓋了溫暖的橙黃。街上不時響起的發動機的轟鳴,風刮過落葉的沙沙作響,還有細微卻清晰的彼此的呼吸。仿佛世界就停留在這一刻。

哪怕只是夢也好。就當做是睡著了吧。


耳邊響起衣物摩挲的窸窣聲,大概是翻過身趴起來了。發梢在鼻翼留下輕微的癢,必定是誰無聊的惡作劇。

那好。他想。給你次機會,要真這麼無聊就再打一架。

鼻尖的瘙癢卻漸漸消失不見。雲雀恭彌能感覺到六道骸的目光,異色的雙眸或許正目不轉睛地盯著,和輕柔的氣息一起打在他臉上。似乎是很久的停頓,在他幾近失去耐性時臉頰突然傳來六道骸指尖的冰涼,耳邊又捕捉到像上次那樣歎息般的呢喃。

“真是罪孽深重的臉呐。”

僅僅是那麼幾秒鐘,雲雀恭彌突然覺得異常陌生。迷茫而搖擺不定地說出這個似乎在徵求答案的陳述句的人是誰。究竟是六道骸隱藏了太多還是他瞭解得太少。


混蛋。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團亂的傢伙不管是誰一律咬殺。





[三]


“……十代目?”

澤田綱吉回過頭,獄寺隼人站在桌前遞過文件,略顯疑惑的目光欲言又止。自家嵐守處處擔心冒犯自己的恭敬態度讓他有些哭笑不得,“沒事。只是看到這場雨不知怎麼就想到並盛了。”視線轉移到檔上,密密麻麻的人名用10號字體整齊地列印在清單上。“是那個家族的回收報告?”

“啊……是的。提拉亞家族美洲分部、歐洲分部和亞洲分部取締完畢。除了亞洲分部的部分試驗體尚未回收和銷毀以外其餘殘存勢力已全數剿滅。只是亞洲分部……”

“對了,山本的傷勢如何?”澤田綱吉越過那個尷尬的停頓,抬起頭看向他,對方勉強扯出一個微笑,隨即又黯淡下去。“笨蛋的命永遠很硬,再說也不是什麼嚴重的傷,夏馬爾昨天就把他遣送回家了。比較擔心的是亞洲分部那邊,派六道骸去真的沒問題嗎?”


澤田綱吉歎了口氣,雨擊打著玻璃的清脆填充了兩人間的沉默。“獄寺君……不相信骸麼?”

“……可能吧。即使是我也沒有百分百的把握能下定決心完成,派他出去會不會太……”獄寺隼人頓了頓,他知道對方大概又覺得說出來會冒犯自己,便自顧自地接了下去。“太殘忍。對吧。我也這麼覺得,可是沒有比他更合適的人了,況且這也是他自己提出來的要求。在某些方面固執得倒是很像呢,他和雲雀前輩。”

“所以,獄寺君。請再和我一起相信他一次。”




“哦呀。來了呢。”六道骸掂了掂手中的瓶子稍稍抬手,墨綠色的易開罐引了一條抛物線穩穩落在雲雀恭彌的手中,冷凝下來的水順著瓶身淌滿了掌心。“只有罐裝烏龍了。忍耐一下咯。”

黑髮少年一語不發,挑了他旁邊的位置坐下。

“今晚要走了。”用力向後仰去,身後的沙發不堪蹂躪吱吱呀呀,仰起頭把易開罐裏的碳烤咖啡一飲而盡,“在並盛耽誤了太長時間,回去又要被彭格列身邊的那個炸彈小子念叨了。啊啊沒錯,那群人剛好就是你最討厭的草食群聚動物。”

“就把我叫來告別的麼。六道骸你什麼時候也變成一副食草動物的模樣。”雲雀恭彌用指甲把拉環摳得劈劈啪啪,猛地一下子食指彎曲罐子裏的壓縮氣體簌地沖出,喝了一口只覺得苦得要死。

混蛋。竟然買的無糖烏龍。


“不止哦。還有很多事沒有做呢。比如……問問你有沒有興趣聽聽他的事情?”

“……那就講吧。”



“他很強。真的。不借用其他能力戰鬥的話沒有人能和他匹敵。可惜他遇上的是我呢,不擇手段奪取勝利是我的強項。就這麼結下孽緣了。

“他發過誓絕對不會再輸給任何人,也不可能輸給我第二次。所以我到現在都有好好地遵守和他的約定哦。”肩上突然增加的重量讓他籲了口氣,窒息感卻又浮了上來。乾巴巴的笑了下,長長的一聲歎息柔軟了他的語氣。

“他也是像你這樣平時過度防備關鍵時刻卻超容易被騙。今天換做是他在這裏也一定會毫無防備的喝下加了安眠藥的烏龍。沒開過封的飲料不代表危險為零,這點他總是忘記。

“明明是這麼強大的人……明明有著發誓不輸給任何人的高傲和能力。高傲得到死也不肯接受我給他製造的心臟。心臟病又不是什麼多難治的病,說著這樣活著就不是自己,自顧自地離開。


“擁有這張和他一模一樣的臉是你最大的幸運和不幸。哪怕不是真正的恭彌,我也不會允許其他人了結這個身體。放心呐,在火化前我絕對不會給這個身體留下一點傷痕的。”

指腹在後頸摸索著那個熟記於心的位置,練習過無數次的銀針在指間反射著冷洌的光。不知怎麼卻突然想起和這個他的初次見面,同樣冰冷的浮萍拐架在頸間,高傲的眼神和他愛了十年的雲雀恭彌如出一轍。身體的某個地方發出沉沉的哀鳴。他抬起頭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都市的燈掩蓋了微弱的星光,被霓虹燈浸染成紫藍的夜空深邃依舊。

“看著你在眼前死去無能為力之後還得再親手把你從世界裏抹去。恭彌,我們怎麼降生在這個他媽的世界裏。”


銀針刺進肌膚的瞬間黑髮少年皺了皺眉,眼皮似乎掙扎著要抬起最終也只是沉重地緊閉。他低下頭輕啄了一下他緊皺著的眉心,俯著身在耳邊低語。

“還是不能用他的名字來稱呼你真是抱歉。再見啦。”




身後廢棄的大樓烈火熊熊,六道骸掏出手機撥了一通國際漫遊,語氣輕鬆像是度假當中。

“實驗體162號銷毀確定。亞洲分部試驗體回收完畢。”



Fin





後記


啊啊總算是趕完了字數完全比預想中少...

很多東西沒表達清楚所以解釋一下...設定是雲雀[10+]得了心臟病[= =]死了然後啊骸接到一個要剿滅某家族實驗體的任務。然後他遇到了雲雀的克隆體,為了以自己的方式守護和雲雀的約定並且銷毀“他”於是做了種種……這樣的一個故事。


在糾結著“6.9要考試寫文還是復習”中完成的...所以語言混亂OOC神馬的請見諒...

故事是在某天夜裏突然冒出來的,完整到讓我驚訝得要死,折騰了一個禮拜回家才開電腦打字就完全找不道感覺了...才3000卡了不知道多少次QAQ後半部分時間問題在手機上完成爛尾請見諒...銀針設定來源於1Q84青豆的工具。

為何這次這麼囉嗦?...因為難得狠心真正意義上當了一次後媽雞凍了=w=反正我就是身中一寫本命就萎的詛咒不管了反正下次又要回歸親媽行列~[遁地逃


最後還是骸大人生日快樂~月考請保佑QUQ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まとめ【[REBORN 骸云]一方通】 [零]這是後來的故事了。六道骸輕聲笑了笑,藍色的長髮在蒼白的月下發出冷冷的光。雖然不知道恭彌到底想不 [继续阅读] まっとめBLOG速報 2012/11/24 1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