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 地麻]Terrible Liar

2011/08/18 22:16



當麻紗綾。我喜歡你。





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喜歡你這件事。啊,忘記了。反正你也不會知道,就這樣讓它沉澱著吧,像這樣沉澱到連我都開始忘卻了就好。



會認識你還要歸功於津田呢。那個突然出現在我腦內的聲音的主人。他告訴我,“你有改變世界的能力。”

“是嗎?”我這樣回答他,“隨意篡改人的記憶,把他人努力活著而留下的回憶肆意分割。這樣的能力能改變世界?”

“是啊。”津田用仿佛在嘲笑不懂事的孩童那樣的笑聲回應了我。“為我所用吧。讓我,同時也是你,成為這世界的編劇吧。把世人玩弄於掌心,讓地球隨著自己的意願而轉動,不覺得很有趣嗎?”



擁有和我一樣的頭腦,不,應該說是更甚於我的紗綾應該能理解的吧。我對自己的能力有多麼憎惡。


每一絲每一毫的記憶都是無可附加的寶物。即使是痛苦的回憶,也一定是有它存在的價值而作為存活過、經歷過的紀念物存在著的。而我的這雙手輕而易舉的就能把那些寶物毀壞,想想都為我自己覺得可恥。

可是津田卻說這個我引以為恥的能力能為我改變世界,聽著很有趣不是麼?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紗綾。我只是想隱瞞我的懦弱和對這個能力恐懼而與他合作的。果然還是你最懂我呢。



那時候津田讓我接近你。

“智商201的人類,能不能打敗我們這些SPEC呢。地居,我已經為你寫好了劇本,姐弟對決,盡情發揮吧。”

然後我就開始了,恩……你說的那段跟蹤狂的生涯。雖然不想承認但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再狡辯也不是什麼有意思的事情。騙你的。我才不是什麼跟蹤狂呢,只是個癡漢而已。



====================================================================



“當麻……君?”


“啊先不要管我。”當麻出聲制止前來查看傷勢的志村,扶起身後的瀨文到長椅上坐下。“得先確認那傢伙死了沒,我打電話叫馬場他們過來,還有要把瀨文送回醫院……”

“請讓我去確認吧。”

當麻轉過頭看了她一眼。“有什麼異樣的話請馬上告訴我。注意安全。”



蹲下來的時候地居滿是血的嘴唇被放大了許多,嘴角有著不易察覺的略微上揚,像是臨死前掙扎著強行扯開的微笑。微笑?志村打了個冷顫,顫抖著的食指伸到鼻下。

“沒有……已經沒有呼吸了。”


======================================================================



順從著津田的引導,我開始以我自己的意識去實施你我所共同憎惡的那些惡行,反應過來時我甚至因那些惡行而產生快感。我已經變成和我的能力一樣可恥的人了。這樣的我還能被你接受嗎?這樣的我還有資格去徵求你的愛嗎?

那麼就恨我吧紗綾。津田也開始對你感興趣了。我不想讓你屬於這樣可恥的我,即使是被津田操控的我也不行。所以恨我吧。有我愛你就夠了。把你本應對我的愛給我,讓我用雙倍的愛來愛你。想想我讓你和陽太反目的恨,想想我讓你差點毀掉陽太的恨。

憎恨我吧,紗綾。拜託了。



================================================


“對,就是我之前說的那個教堂。啊你等一下哦……”當麻拿開電話,指了指地居手中的槍。“美鈴,把裏面剩下的拿出來,然後把槍扔開,扔到他碰不到的位置。要是萬一詐屍什麼的就不好了。”

為了緩解氣氛特意說的笑話完全起不到作用。笑不出來。九死一生以後,看到所謂的微笑以後,笑不出來。沒有力氣和勇氣了。志村掰開地居緊握著武器的右手,熟悉的觸電感迅速佈滿全身,混亂的景象一口氣擠進腦中。


『我是認真的。』

『恩。你不沉,戒指沉。』

『我也……成長為那樣的人了。』

『可恥。』

『如果和我一起的那段回憶變成會讓你感到悲傷的負擔的話,我幫你把它們變成虛假的吧。從今天開始那些記憶就只是我的腦內妄想了哦。』

『所以不要再悲傷了啦,紗綾。』

『剛好你也想要捨棄那段過去,我給你設計個程式好了。只要你用你201的智商去運行,就能如你所願地過上比較幸福的日子哦。』

『那麼,改輪到我用這個可憎的能力篡改掉我僅有的幸福來讓我變成更加可憎的存在了。』

『憎恨我吧,紗淩。拜託了。』




================================================


我喜歡你幸福的笑顏,正因如此所以在你感到痛苦時也想與你一同分擔。

津田的意識消失以後,有那麼一秒鐘我看到了你的微笑。被接上的左手拿著槍,掛著的白布在一身漆黑的你身上太突兀了。喂喂,你臉上的表情是叫做冷笑嗎?

早就說過了吧,那樣的笑容不適合你。與你相稱的應該是發自內心的歡笑。啊對了,偷吃你餃子的時候你氣鼓鼓地嘟著嘴的樣子也很可愛呢。


儘管如此也還是想再看你一眼,但似乎已經睜不開眼了。剛才想起的那些和你一起的日子是不是人們說的臨死前的走馬燈啊?

好像得走了。我不在了要好好照顧自己哦。在開始吃東西前要先檢查一下錢包在不在。熬夜不要熬得太晚。要按時吃飯。工作不要太逞強了,適當的休息才能事半功倍呢。

那麼Byebye了。

我最愛的當麻紗綾。



================================================



“美鈴?怎麼了是不是屍體出問題了?”

“啊?不……不是。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請放心吧。”志村收回雙手,目光在觸及那張綻放著血色微笑的臉時也停止了顫抖。


因為這是你對當麻的誓言,所以我才幫你保守秘密的。把這個謊繼續說下去。




----『既然是會令人痛苦的真實,不如撒一個讓大家都幸福的謊吧。』




Fin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まとめ【[SPEC 地麻]Terrible 】 當麻紗綾。我喜歡?。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喜歡?這件事。?,忘記了。反正?也不會知道,就這樣讓它?澱著? [继续阅读] まっとめBLOG速報 2012/11/24 1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