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尊禮]Remember

2013/02/13 00:50
※ 補小說之前的產物。所以文中提到的遊樂園和red裏面不是同一次……
※ 室長的OOC是比小說裏感性很多OTZ
※ 如有其他bug請見諒……
簡體請走K 双王 remember




宗像禮司記得很多事情。

比如Scepter4全員的基本資料,比如吠舞羅每一次活動的記錄,比如自己的副手做的每一個紅豆料理的味道和失敗原因。

又或者那個人的生日血型身高,那個人仰著頭對天空輕蔑地扯動嘴角的樣子,那個人用赤焰幫他點燃嘴角的香煙時火焰搖曳的聲音。他甚至記得劍沒入那個人身體時血液飛濺的弧度,赤紅的液體墜入白雪時細微的聲音,以及手心沾染上的、那個人的血的溫度。

偶爾他會想起很久以前一個面容模糊在歲月裏的人,表揚了他出眾的記憶力後摸著尚且年幼的他的頭說的難懂的話。“不過那麼認真地記住每一件事並不一定是什麼好事哦。總有一天太過鮮明的記憶會化作執念成為負擔困住你的腳步。是無處可逃的沉重唷。”

只可惜一語成讖的總是讓人心涼。

三王隕落那天的場景歷歷在目,噩夢總是逼迫著他回憶起每一個細節,然後冷汗會在他準備聆聽赤王的低語時把他叫醒。幾次反復過後宗像禮司發現自己竟然真的忘記周防尊在他耳邊說了什麼。

宗像禮司不是個面對重要的事情會逃避的男人,而周防尊雖然平時大大咧咧但也並不至於在最後時刻講一些無關痛癢到令他忘記內容的話,所以他對自己的這一段記憶缺失十分不解。

仔細想想以前似乎也有過這樣的經歷。學生時代品學兼優的形象讓他下意識地保持令人望而興歎的成績,只是雖然永遠盤踞榜首卻總有讓他不盡如意的題。但凡老師上課特別勾過重點記憶的東西他總是沒辦法得心應手地對付,像是一個不甚高明的嘲諷一般——年級第一的宗像禮司竟然失分在只要肯復習就一定能拿分的重點上。有一次他的導師拍拍他的肩膀半開玩笑地訓了他一頓,而後說:“像你這種除了重要的東西以外其他都能輕而易舉到手的人,真不知道要為你高興還是難過。”

那時候他對此不以為然,總覺得要拿下來也並非什麼不可能的事,不過自己沒有那個動力去做而已。事到如今才知道用盡全力的失去有多無奈。
突然響起的敲門聲回蕩在沉寂的辦公室裏打斷了他的思緒。淡島推開門,像往常一樣走到他面前鞠了一躬。“和內閣總理大臣的會晤半個小時以後開始。其他各項已經準備完畢,等候室長指令。”宗像禮司以沉默示意,拿起被擱置已久的檔時瞥到放在一旁的拼圖,在綿延的墨綠中幾塊淺棕顯得格外突兀。

“室長……今天的狀態不太好呢。感冒還很嚴重?需要推遲會議嗎?”

“不用了。只是完不成這副拼圖有點可惜而已。”

“誒?那天我進來的時候看到地上有兩塊拼圖就把它撿起來了。剩下的兩塊拼圖一直放在室長的抽屜裏哦。”

宗像禮司微微一愣,拉開抽屜時兩塊拼圖靜靜地躺在中間,像個沉睡已久的孩子揉著惺忪睡眼向他道了句早安。

“室長。該出發了。“

宗像禮司輕輕關上抽屜,起身整了整衣領卻看見自己的副手正愣愣地盯著他身後的窗戶。轉過身的刹那他有一瞬間停止了呼吸。紫黑的夜空中正盛開著不合時宜的焰火,隔著窗戶像默劇一般從容地綻放。宛如夢境。

“接到運輸公司被搶劫煙花的報告?這種事情應該派發給警署才……吠舞羅?現在馬上派去調查,有進一步消息就……“

淡島刻意壓低的聲音傳入耳畔,宗像呼了口氣閉上雙眼,“淡島君。“

“是。“

“今天就算了。等一下幫我通知Scepter4全體提前下班。“

“誒?“

“內閣大臣那邊也幫我推遲到明天吧。“第四王權者轉過頭對欲言又止的副手微微一笑,指了指她手上顯示著“非內部通訊著信“的終端。“電話響了唷。淡島君也回去休息吧,明天還有很多事要解決呢。“

“……瞭解。“淡島世理退出門外,闔上門後接起手中不斷震動的終端。

“喲,世理醬。喜歡今天的special service嗎?“

“果然……搶劫煙花的確是你們做得出的事。“淡島無奈地笑了笑,焰火的倒影在她瞳孔中燦爛無比。“不過還真是漂亮呢,煙花。“

“對吧。“輕笑過後的哢噠聲讓她想起金髮的酒保甩動他手中的Zippo時稍稍有點讓人入迷的樣子。

“應該……是那件事還沒發生之前吧。幾個小鬼頭不知道從哪弄來神社訂購的煙花的運輸路線,盤算著搶過來自己玩的時候被我發現了就教訓了一頓,尊卻說‘偶爾自己放一次煙花好像也不錯’這樣的話,結果演變成吠舞羅的正式行動。後來因為很多事擱了下來,本來想大概是不會實現了,誰知道那群小子自己準備好了決定今晚出動。畢竟是和王一起策劃的最後一次行動,不完成的話總覺得哪里不對。“

電話那頭有了片刻的沉默,火藥掙脫地心引力在空中炸裂的聲音透過話筒傳入她耳中帶來短暫的耳鳴。過了半響HOMRA店長熟悉的聲音才再一次響起,帶上了不甚自然的滿不在乎。“抱歉。好像說了多餘的話。“

“……不。“淡島望著不遠處從夜空跌落直至燃燒殆盡的絳紅搖了搖頭,“我只是突然覺得今天的夜空好暖而已。“

“是嗎。那我們也該收工了。Scepter4的大家應該差不多快趕到現場了吧?“

“今晚的話盡情玩個夠也行。室長剛才給全體成員下了不干涉的指令。“

“哈?“

“室長看到了煙花以後阻止了我下達的搜查令,然後通知全員提前下班。和內閣大臣的議談也一併推遲到了明天。本來他今天就有點異常,又露出了那天那樣的表情——雖然不是很恰當,但就像流過眼淚以後對別人強顏歡笑一樣。“

“那個青王嗎……“

“很難想像吧?我也一度以為室長那樣完美的人不存在軟弱的瞬間,明明會用‘眼淚的溫度會把人燙傷’來嘲諷他人,現在卻露出了這種表情……“

“……誒?!“

“怎麼了?“

“啊?……恩。沒什麼……“

淡島遲疑了一會兒,面對電話那頭裝傻的笑聲也只好翻了個白眼作罷。“我要去處理接下來的事了。就先這樣吧。“



掛了電話的草稚出雲靠在畫滿塗鴉的牆上,看著從自己嘴裏吐出的雲霧出神。

——總覺得這句話在哪里聽過呢……

摘下墨鏡的酒保撓了撓頭,尊抱著哭泣的安娜不屑地扯動嘴角的樣子突然闖入腦海,他恍然大悟地“唔“了一聲掐滅煙頭,背對著人群走進夜幕。

——說起來是有那麼一次呢。吠舞羅全員去遊樂場的時候遇上青服的定期巡查,只是和平時一樣勸阻了自家那個不懂事的八咫鴉與伏見的暴力行徑後雙方就各自帶著成員走了。

回來後安娜似乎把什麼重要的東西弄丟了——明明是這麼難忘的一次卻連弄丟的是什麼現在他都想不起來,記憶真是個奇妙的東西。只記得當時大家把遊樂場翻了個遍也沒找到。即使剛開始忍住了眼淚,但畢竟孩子還是孩子,一旦眼淚決堤就再也止不住。

那是安娜哭得最凶的一次,連尊出面安撫都沒能停下。一群粗獷的漢子擠在HOMRA裏圍在一起用盡一輩子能想到的所有哄女孩子的話,八田那傢伙甚至都快哭出來了。如果自己當時沒有那麼著急的話一定會蹲下來笑個十分鐘。

失敗了一次的尊坐在沙發上看著平時放蕩不羈的成員們焦頭爛額的樣子,歎了口氣走到安娜身邊把她抱起,語氣裏滿溢著寵溺的無奈。

“不要再哭了。眼淚可是很燙的。”

“……騙人。”

“沒有騙你。眼淚的溫度會燙傷自己愛的人和愛自己的人的心哦。”

“……真的嗎?”

“真的。”尊閉上眼睛笑了笑,“所以大人們才總是忍著不哭啊。”

安娜似乎相信了這番話,吸了吸鼻涕跳下尊的手臂走向樓梯,在樓梯口猶豫了一下又折回來說了聲晚安。

半晌的靜寂後HOMRA又恢復了喧囂,八田對他敬重的王歡呼著“真不愧是尊哥!”話題的中心人物仰著頭活動了下脖子,嘴角的弧度卻帶上了莫名的落寞,“只是從別人那裏現學現賣而已。”

那時他沒有在意王的些許不自然。現在想想或許那兩個人在那時分開以後又相遇了,然後就有了尊的這句現學現賣的話。

這也沒辦法啊。因為命運總讓王們一次次相遇,而萬人之上的孤獨又讓他們將彼此定格在眼裏。

只不過等待著王的或許真的只能是孤獨吧。





打開窗戶的時候風從窗外灌了進來,卻似乎沒有帶走室內熟悉的溫暖。大概是在空中燃燒殆盡的焰火把溫度借給了漫無歸所的風吧。

Scepter4辦公室的隔音效果毋庸置疑,所以在煙花炸裂的轟鳴隨著夜風充斥房間的刹那宗像禮司有種身臨夏祭的錯覺。

果然兌現了那時候的承諾啊。

補上最後一塊碎片的記憶完整了那天的場景。周防尊趴在他肩上,熟悉的吐息聲中有著往日不常見的明快,仿佛松了口氣一般。

“雖然是在冬天,新年參拜也還沒到,不過上次欠你的煙花很快就能還你了。只是有點可惜啊,我大概是看不到了。保重啊,宗像。”



那真的只是宗像禮司無心的一句話而已。

不過在遊樂場看到了落單的周防對著哭泣的小女孩無可奈何的樣子覺得有趣就去幫了一把,送走拿著他買的氣球笑顏逐開的孩子,宗像禮司準備告別那位元全程沒有起任何作用的赤王,對方卻絲毫沒有失敗者的自覺對著他笑了出來。

“Scepter4除了來找我們的麻煩以外最擅長的就是哄女人了吧。真是清閒的王啊。”

“我想我必須糾正你所犯的幾個非常低級的錯誤。首先我剛才哄的是孩子而非你口中的女人。其次與其說我擅長哄人不如說是以你為代表的吠舞羅成員們都缺少這方面的能力。最後,在說我是個清閒的王之前請你先反思一下你自己好嗎。”

“嗯?比如。”

“比如上次夏祭。難得的花火大會就浪費在和你們僵持在那棟廢棄的大樓裏,你們沒有欣賞美景的品位就算了,連累Scepter4錯過此番樂事卻連一點表示歉意的姿態都沒有。”滿以為會被對方無視的宗像正準備結束這個話題,周防卻歪著頭想了片刻,隨後異常認真地看著他說:“只是煙花的話……下次還你們一場也行。”

“……嗯?”宗像愣了半晌,隨後又恢復嘲諷的語調,“我說周防,你已經無聊到把這種事情當真了嗎?”

周防尊哼笑了一聲,張了張嘴尚未出聲即被打斷。

“尊——“

少女的聲音由遠而近。周防轉過身,赤炎將被隨手扔向空中的煙頭吞噬殆盡。“總之你們就等著吧。“

看著赤王牽起紅衣少女的手應付著來自草稚出雲的抱怨,宗像無可奈何地笑出了聲。

果然是無可救藥的笨蛋。所以說你們吠舞羅的人在你的領導下情商才會變得越來越低啊。


早知如此應該說清楚的。

那些像櫻花一樣稍縱即逝的煙花對我來說毫無意義。我想要的不過是能和你一起仰望著焰火綻放的夜空罷了。



——要是有能說“好久不見”的那天就好了。





Fin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repo

哇改了以后评论都不会了_(:з」∠)_

室长的情商也被传染了呢。
补刀补的好寂寞啊w(:_;)w



Re: repo

> 哇改了以后评论都不会了_(:з」∠)_
>
> 室长的情商也被传染了呢。
> 补刀补的好寂寞啊w(:_;)w

理性的人总是容易被感性的人触动呢(´ ;ω ;`)
想到第二季尊哥不能复活不由得就..._(:з」∠)_
原来改版了啊太久没来都...



Trackback

Trackback URL: